联合会专区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联合会专区 > 会员单位在行动 > 正文

瞒着家人奔武汉 这群司机保住900公里生命线

发布时间:2020-02-19 10:26:55 中物联医药物流分会

86万件防护服,110万只口罩,6万副护目镜, 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物联医药物流分会会员企业复星在全球调配的物资源源不断地空运回国,在转运送往疫情防控第一线。

截至2月16日零点,复星已在全球调配总计202万件医疗防护物资。其中相当大一部分物资通过复星旗下的集采供应链平台---信泰云链,被送往疫情防控重点地区---武汉。

受疫情影响,上海至湖北的航班取消,而铁路和水路运输也均不能保障运抵时间。于是,“上海-武汉”这900多公里的公路货运线路无疑成为了向一线运送医疗物资的“生命线”。

自1月28日凌晨开始,复星派出了一批又一批司机,他们驾驶着满载着医疗物资的大型货运车,紧急穿梭于900公里“生命线”上,成为了“生命线”上飞驰的“守护者”。

他们中,有首批前往武汉运输物资的杨寅璋、顾云龙,有喝了8包速溶咖啡连夜运货的50岁司机大姐谢琳,也有瞒着父母妻儿前往武汉雷神山的李加权。

900公里星夜驰援,每一个运输医疗物资的“守护者”们都知道:早一些到武汉,就能多救一些人!

招募信息挂出2天后,李加权瞒着家人去了武汉

招募司机送一批医疗物资去武汉雷神山医院的信息在车队里挂了2天了,然而,开大货车的司机们有的还没复工、有的往疫情严重地区送过物资后便被隔离了、也有的则是心怀忐忑不敢接下前往疫情严重地区的重任。

“没有人去,那就我去吧。”2月10日,李加权接下了最新公布的疫情严重地区运输任务。他老觉得,这么多医疗人员和记者都去武汉支援了,武汉没有那么可怕。

1.webp

2月11日,复星旗下信泰云链司机李加权,900公里急送紧缺物资到雷神山

得知李加权要去疫情严重地区送货后,有同行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给了你多少钱?这么拼命!

“这不是钱的问题。”不善言辞的李加权当时并没有多解释。直到事后,他才说了自己的想法:“武汉的医疗物资这么缺,总要有人送。”

2月10日傍晚17:30,李加权从上海浦东复星的仓库开车出发。车上载着疫情严重地区紧缺的口罩、防护服和呼吸机等医疗设备。

饿了,李加权啃几口饼干;乏了,吃几颗话梅蜜饯提提神;半夜里,实在累了,他便趴在方向盘上小睡一会儿。

问他睡得好吗?老实的李师傅呵呵憨笑:“那肯定是睡不好啊。”

可他随即又补了一句,“睡不好才能早点醒,早点醒才能早点把东西送到嘛。”

2月11日清晨,李加权到达了离武汉最近的服务站。火速换上了防护服后,李师傅本打算一鼓作气开到目的地,却没想到中途竟出了一点儿小意外。

由于防护服格外闷热,体型微胖的李加权很快便满头大汗。在进入武汉市区前测量体温时,李加权的体温居然略微超过了37度。

李加权急坏了,他害怕自己的任务有所耽搁,赶紧下车站到路边,一边吹风、一边呼着气,希望赶紧让自己“冷却”下来。

吹了会儿风后,李师傅的体温总算恢复了正常。他也终于赶在2月11日将物资送达了雷神山。

帮着工人们卸完货后,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回到驾驶座上,奔波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李加权很快睡着了。

也不知是太累了,还是终于完成任务没了心事,总之,李师傅说,那一夜他睡得特别香。

回到上海后,令李加权没有想到的是,他上电视了。作为一颗为抗疫出力的“螺丝钉”,李加权被央视新闻报道了。

“我可是瞒着家里人的呀,要是被家里人知道,肯定会唠叨的!”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李加权怕家人为自己担心,对于去武汉送医疗物资的事他只字未提。父母妻儿都在江苏泗阳老家,全家人都以为李加权没离开过上海。

“最好家里人别看到新闻,这样他们就不会为我担心了。”李加权的想法很简单,却又很不简单。

他说,自己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儿,他只是希望自己能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希望疫情能早些好起来,希望所有人都不必再为自己的家人担心了。

连夜赶路去武汉,谢琳一路上喝了8包速溶咖啡

50出头的谢琳是一位女司机。运输行业中的女性本来就少,而能开大货车的女司机更是百里挑一。

尽管有30多年开大货车的经验,接下前往武汉济和医院运送医疗物资的任务前,谢琳也有过犹豫:900多公里路程、星夜兼程赶往疫情严重地区,连二三十岁的大小伙子都难免会感到疲惫。况且,她并不是没有其它选择——春节假期加之疫情影响,全国物流运输行业全都人手紧张,跑别的线路不仅工资高,还没有风险。

“要感谢我妈妈。”谢琳说,是78岁的老母亲鼓励自己,“我妈妈对我说:那么多人都在跟病魔作战,你要去的。”

2

复星旗下信泰云链司机谢琳(右四),2月4日晚从上海发车运送一线急需物资抵达武汉

在家人的支持下,谢琳踏上了征途。

这一路,除了带上疫情严重地区运输司机必备的泡面之外,谢琳还有一样“秘密武器”---速溶咖啡。

2月4日晚9时许从上海发车,2月5日中午前抵达武汉济和医院。夜间赶路必须精神高度集中,加上这次运输的是疫情严重地区急需的医疗物资,容不得半点差池,发车前,谢琳直接往保温杯里冲了4包速溶咖啡。

“一壶咖啡喝完了,我又一口气冲了4包。一路喝了8包咖啡,结果第二天运完了货,身体累得很,两个眼睛倒是瞪得大大的,晚上怎么都睡不着了。”谢琳当成个笑话在回忆。

朴实的女司机浑然不觉,这背后藏着的那份沉甸甸的责任感。

900多公里的紧急运输之路,谢琳感触最深的不是一路的奔波与疲惫,而是抵达武汉济和医院后发生的事情。

“到了医院,有个医生就来帮我卸货。我想,当地的医生和护士已经这么辛苦了,这事儿怎么能再让他们干呢。”谁知道,这位医生就是不让“大姐”下车。

谢琳记得医生这样对她说:大姐,您一路连夜给我们送口罩、送防护服,我们都很感激。医院里感染的病人多,您不要下车了,卸货、搬货的事就都让我们来做吧。

等到医生们卸完货,唤她“大姐”的那位医生敲了敲车窗,给谢琳递来一盒盒饭。

七、八、九、十!

打开盒饭,谢琳看到里面竟塞了足足10颗牛肉丸子。

医生说,自己猜到谢琳一路上必定没吃上一口热菜,“没什么可以谢您的,我把我午饭里的牛肉都给您了。”

根本来不及推辞,说完,他便转身离开了。

谢琳知道,把牛肉丸子全给了自己,这位医生当天的午餐除了白饭就只剩下花菜了。

那一刻,司机大姐鼻子有一点儿酸。

“那时,我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了。别说开货车,就是让我拉板车去送医疗物资,我也愿意!”捧着饭盒,谢琳把饭菜都吃了,一粒都不舍得浪费。

谢琳不知道这位医生叫什么名字,在口罩的遮挡下,她甚至不知道医生长什么样子。然而,与医生的短暂交流,却让她对于武汉整座城市有了新的认识。

“现在,武汉虽然经历着灾难,但我觉得这场灾难也让人心更齐,让整座城市更加温暖。”谢琳相信,在无数人的齐心协力之下,疫情很快能迎来拐点,而灾难过去后,武汉会更加坚强。

只想着救命的物资能快点送到,两司机全程都吃泡面饼干

杨寅璋和顾云龙是复星最早向武汉运输医疗物资的两名司机,2月13日,结束了长达14天隔离观察期的杨寅璋终于回到了家中,吃上了老母亲煮的菜汤面。为了将8000套医用防护服及时送往武汉,杨寅璋已经半个多月没有见到自己的家人了。

1月24日大年夜,复星启动了全球调配医疗物资计划,发动了全球合伙人、各区域业务团队和全球首代体系,筹集防护服、医用口罩、护目镜等物资。

1月28日凌晨1点45分,首批5万套防护服抵达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也就是在这一天,杨寅璋收到了信泰云链招募司机运输防护服前往武汉的通知,他第一时间就报了名。

“看到网上说武汉急缺医疗物资,觉得自己应该去送。”杨寅璋说,1月28日正值大年初四,许多司机都回老家过年了,但他是上海人,可以马上开工运货,“当时没有多想,就决定去了。”

3

1月29日,复星医药司机杨寅璋、顾云龙运送复星全球调拨、首批抵达上海的物资,星夜兼程驰援武汉

1月28日9点30分,杨寅璋和顾云龙二人搭档,一同从复星位于上海张江的仓库出发。车上装载着8000套防护服和其他医疗物资。

二人都是第一次开车前往武汉,只能全程跟着导航走。杨寅璋坦言,一路上自己压力都很大。

他所担心的,既不是夜路难行,也不是雪天路滑。“担心自己路不熟,不能快速送到。车上装的都是救人命的东西,早一刻到或许就能多救一些人!”

按照过去的开车习惯,杨寅璋总是喜欢去服务区买些吃的,他觉得哪怕只是吃个鸡蛋,也是现煮的好。但前往武汉的这一路,他和顾云龙二人全程的伙食都是泡面加饼干,为的就是能简则简、争分夺秒,早一点把防护服送到。

1月29日凌晨1点,这批医疗物资运抵武汉,随即被捐赠给武汉市蔡甸区及十多家当地医院和医疗队,并连夜分发。

出于对运输司机的保护,受赠医院的医生们同样不让杨寅璋下车卸货。“为了不跟我直接接触,医生就站在车外面给我打电话说话。”

电话里是连声的感谢,杨寅璋赶紧用手擦拭着驾驶室玻璃窗中间微微泛起的雾气。

隔着车窗玻璃,武汉寒冷的冬夜有些朦胧混沌,用手指擦试过的地方一点点明朗了起来:医生正在窗外朝杨寅璋挥手,身影清晰又明亮。

回到上海后,杨寅璋直接被送到指定地点隔离。

他天天刷着手机,14天的隔离期,杨寅璋看着每天新增确诊人数一天天增加,又一天天减少,他感觉自己的情绪也好像被数字牵动着。“后来,新增确诊人数慢慢变少了,挺欣慰的。虽然自己没做什么了不起的事,但总也尽了点力吧。”

隔离期间,许多杨寅璋的朋友发微信给他,半开玩笑地称他为“英雄”,他所在的街道也送来一束鲜花,附上一张粉红色纸条,写着:感谢“逆行者”杨寅璋。

“嗨,我算什么呀。那些医生护士才是英雄!”杨寅璋忘不了冬夜里那个站在车窗外朝他挥手致谢的白色身影。

“希望他们都能平平安安!”

截至2月15日晚,复星旗下的信泰云链总共向上海至武汉的医疗货运“生命线”派出了26名司机。

许多司机如同杨寅璋那样,在往疫情严重地区运完医疗物资后,还未来得及给家人报平安,便直接前往指定地点隔离两周。然而,他们也都与杨寅璋一样,没有人觉得自己称得上“英雄”。

在这些司机们看来,自己只是为抗疫工作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

的确,他们是再平凡不过的普通人,但这些普通人却也是抗疫战场上一颗颗“螺丝钉”。

就是这些“螺丝钉”,正在铸起疫情防控的生命线。


首页